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陈某与A公司公司解散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05 17:48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3)深福法民二初字第7266号、(2014)深中法涉外终字第134号

裁判观点:

公司法规定的公司解散条件有:1、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2、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3、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

基本案情:

被告A公司于2012年2月25日成立,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股东为原告陈玲(化名)和第三人李平(化名),其中原告出资24.5万元,持有被告公司49%的股份;第三人出资25.5万元,占51%的股份。公司经营项目包括:建筑工程设计、装饰装修设计、建筑材料的销售。李平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常务)董事、总经理,案外人陈仕金任公司监事。被告《公司章程》明文规定,决定公司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的职权由公司股东会享有;股东会每年召开一次年会,年会为定期会议,每年12月召开;股东会会议由执行董事召集并主持。公司发生重大问题,可召开临时会议。被告成立以来三年有余,执行董事从未召集股东会,现行经营方针和投资方案未经股东会批准,执行董事任期届满后也未重新选举。被告的执行董事,同时担任了B公司的股东、执行董事和总经理。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高度重合。第三人不召开股东会,反而将被告公司的业务转移到B公司,用B公司的名义与客户签订合同。第三人为了经营B公司,经常不到被告公司上班,公司设计团队于2012年8月离开后,被告未能补充符合客户要求的设计人员,设计合同无法完成,合同款项不能按时收回,被告的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

原告认为,被告公司股东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将会使原告的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遂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解散被告A公司。

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申请将本案移送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经过审查,作出了驳回其管辖权异议的裁定。被告不服该裁定,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裁决。

被告A公司辩称,1.原告申请解散A公司有恶意。在2012年5月4日,原告与案外人卢森、苏莎共同设立C公司;2012年8月6日,原告伙同案外人卢森将公司主要的五台办公电脑非法搬至C公司;2013年1月23日,原告又伙同案外人向公司主要的客户发出联系函,称接管被告的所有业务。2.原告对被告公司的经营问题负主要责任。原告虽是被告的股东之一,但从不参加公司的经营管理及任何会议;还擅自安排案外人苏莎来公司查阅财务账册;原告私自设立同性质公司、抢占客户行为均对公司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3.被告未达到解散标准。被告目前虽然存在一定的经营困难,但客观上存在着多种解决途径;被告在2011年2月就由公司执行董事召集召开了有公司另一股东李平、财务人员、办公室主任、卢森、苏莎参加的股东会。其中卢森和苏莎自称是代表原告参加。且公司解散纠纷主要是原告对公司的利益分配有异议,私自另立公司侵害公司利益所致。4.解散公司将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利益。被告公司现在尚有三百多万的合同欠款需要追索,如解散公司,将会使被告公司不能有效地和债务人沟通以追索欠款。公司尚有未完结的合同义务需要继续向客户履行,如解散公司,被告将面临诉讼风险。

一审法院查明,2005年1月31日,B公司成立,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10万元,第三人李平出资7万元,占70%的股份。第三人李平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常务)董事、总经理。公司经营项目包括:装饰设计、信息咨询、建筑设计与造价咨询。2012年5月4日,C公司成立,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原告出资25万元,占50%的股份;案外人苏莎出资25万元,占50%的股份。案外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总经理;原告任公司监事。2012年11月23日,原告将其持有的C公司50%的股份转让给案外人陈晓梅。原告为证明被告经营困难,向法院提交了《调查取证申请书》,本院依法向相关部门发函调查相关情况。之后,原告基于同样理由向本院申请调查被告在中国银行深圳皇岗支付账户自2012年8月1日至今的交易明细。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原告主张解散A公司的诉讼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一、关于“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认定。本案A公司已形成了股东僵局而导致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情形。首先,公司章程约定: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成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股东会系公司的决策机构,A公司自成立后数年都未形成过股东会决议,股东会功能严重缺失。其次,A公司的股东二人即本案陈玲及李平,公司章程约定:公司增加或者减少资本、分立、合并、解散、变更公司形成以及修改公司章程,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同意;一般情况下,经全体股东人数半数(含半数)以上,并且代表三分之二表决权的股东同意,股东会决议有效。本案A公司股东两人持股比例均未达到三分之二,两股东相互对抗的局势必将导致股东会决议难以获得有效通过,形成股东僵局。A公司第一任执行董事的任期已过,在股东会功能缺失且存在股东僵局的情况下,无法选出下一任执行董事,造成公司李平一人独大的局面。二、关于“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认定。公司股东的权益不仅包括财产收益权、知情权,还包括对公司经营管理的决策权,被告公司章程约定:股东享有选举和被选举为公司董事、监事的权利。第三人任职期限届满后,未经股东会选举的情况下仍继续任职,实际操纵被告公司的经营管理,即使公司仍能生产经营,甚至获取利润,公司的经营管理也是偏离了公司法及公司章程所规定的经营管理的合法状态。在公司股东僵局的状态下,这种不合法的状态必将长期存在,必然导致原告股东的决策权落空,致使其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三、关于“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认定。股东离散的方式有三种:股东之间收购股权、公司收购股东股权或公司减资。而无论采取何种方式,均需经过股东协商并通过股东会决议;且各方当事人在庭审后至本判决作出时,均未向本院提交调解意向和方案。在公司形成公司僵局,且公司章程等股东之间的协议事先未对股东离散的具体方式(包括转让股权的价格如何确定)进行明确约定的情况下,上述股东离散的方式亦难以实现。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二)》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解散A公司。

一审判决后,被告A公司认为一审判决缺乏事实依据,未深入分析事实的本质,适用法律错误,要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

结论: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首先,A公司的经营管理已发生严重困难。公司管理方面存在严重的内部障碍,如股东会机制失灵、无法就公司的经营管理进行决策等。本案中,A公司仅有两名股东,且两人持股比例均未达到三分之二。因此,只要两名股东的意见存在分歧、互不配合,就无法形成有效表决。A公司自成立之日起至今已超过3年未召开股东会,无法形成有效股东会决议。目前公司两名股东互相指责对方损害公司利益,矛盾激烈,股东会机制已经失灵,执行董事李平在任期届满后也无法通过正常的股东会选举产生新的执行董事,李平管理公司的行为已无法贯彻股东会的决议。其次,由于A公司的内部经营机制早已失灵,陈玲的股东权长期处于无法行使的状态,其投资A公司的目的无法实现,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且A公司的僵局通过其他途径长期无法解决。本案经法院调解,陈玲已经明确表示不同意与A公司或李平和解,根据公司法解释二第五条,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恰当,应予维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