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吴某与马某、A公司公司解散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09:35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2)深福法民二初字第7896号、(2014)深中法商终字第144号

基本案情:

原告吴昊与第三人马玲于1996年1月23日投资设立被告A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原告出资250万元,投资比例25%,担任被告公司董事,第三人出资750万元,投资比例75%,担任被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并为法定代表人。董事成员还有案外人马向东。原告与第三人原为夫妻关系,1997年2月18日登记结婚,于2010年3月15日协议离婚,在2010年原告曾以离婚后财产纠纷为由将第三人诉至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诉讼请求包括确认原告拥有被告50%的股权等内容,但是生效判决书驳回了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原告为了解被告的具体经营状况,2011年对A公司提起了股东知情权之诉,在执行阶段,A公司及第三人不配合法院执行,且阻挠法院执行。A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未召开股东会和董事会,被告的持续存在会使原告权益严重受损。

原告认为,原告的股东知情权受到侵害,且已连续三年以上未获得公司分红。自第三人控制被告后,被告的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且持续两年以上无法通过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来解决公司的经营发展。从第三人提供给原告的2010年6月份的资产负债表上显示,公司负债率高达74%。面对被告的持续亏损,第三人非但不尽心经营,反于2010年9月19日出资成立与被告具有竞争关系的B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在2011年11月11日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决定把被告迁移,与B公司合署办公。因原告与第三人的矛盾,已经连续三年以上没有召开股东会,被告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持续存在会使得原告的权益严重受损,请求判令解散被告。

被告辩称,原告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其起诉符合公司法有关公司解散的受理条件,不应受理。近两年来,公司股东没有变动,股东之间关于股权份额的争议已通过诉讼处理,无需召开股东会解决。因公司形成了成熟规范的经营模式,在经营事项上也无需开股东会的必要。原告持四分之一以上的表决权,如认为有必要可召开临时股东会,即使召开股东会,原告不愿出席或投反对票,一般决议事项或重大事项,只要第三人投赞成票就能表决通过并作出有效决议,不存在不能做出有效股东会决议的情况,原告仅能证明其知情权可能受到侵害。原告的起诉不符合公司解散的实质要件,被告有证据证明公司毫无经营管理困难,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持续存续会给股东利益带来损失,也没有证据证明尝试过除解散公司以外的方法去解决公司的经营管理困难。

本案第三人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且原告与第三人之间除因对离婚协议书理解分歧而对持股比例存在争议外,无其他经营管理方面的纠纷。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以被告存在股东僵局而提起解散公司之诉,主张的理由和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被告存在法律规定的解散情形。首先,对于解散理由之一持续三年未召开股东会。被告未按章程规定召开定期股东会并非解散公司的充分必要条件,原告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由于股东之间矛盾过于深刻而致使股东会无法有效召集或做出有效决议,致公司发生严重经营管理困难的后果。依公司章程规定,原告有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的方式予以解决。其次,对于股东知情权、盈余分配请求权受到侵害等情形,可以通过司法救济手段予以解决,不属于解散公司的法定理由。最后,原告与第三人存在矛盾分歧,股东间的人合性已遭到破坏且不可调和,可以通过对内对外转让股份的形式退出公司。

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规定(二)》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吴昊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负担。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吴昊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要求撤销原审判决;判令解散A公司且由A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结论: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的立法本意为希望公司通过自治等方式解决股东之间的僵局状态,只有在股东穷尽公司内部的救济手段后,才可借助司法手段来调整失衡的利益关系。虽然吴昊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A公司存在连续两年未召开股东会的事实,但却并不足以证明系因A公司形成公司僵局导致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且如吴昊认为公司发生重大经营问题,作为股东,其有权依据公司章程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吴昊以公司只有两个股东及其系小股东为主张没有召开临时股东会的可能于法无据,法院不予采信。A公司一直正常纳税及缴交员工社保,一审中提交所承接工程合同及设计、施工、维修资格证书、专利证书,足以证明A仍正常经营,内部亦在正常管理,不存在因股东僵局造成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情形。同时,股东利益应当是指全体股东利益而不是个别股东利益,吴昊仅以其股东利益受损要求解散A公司,未考虑解散公司对马玲股东利益的影响,及解散公司将导致公司员工失业、公司客户失去后期产品维护等不利于任何一方股东权益的后果。因此,吴昊以A公司继续存续会使其利益受损而解散公司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最后,吴昊未尝试过其他途径解决问题。吴昊上诉请求判令解散A公司依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