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吴某与马某、A公司、B公司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09:40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2)深福法民二初字第7533号、(2013)深中法商终字第2243号、(2014)深福法民二初字第2015号、(2015)深中法商终字第1076号

基本案情:

原告吴昊与被告马玲在1996年1月23日共同投资兴办了第三人A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原告占25%的股份,被告占75%的股份。由原告担任公司董事,被告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且为公司法人代表。案外人宋媛和马向东为公司监事。原告与被告本为夫妻关系,于1997年2月18日登记结婚。2010年3月15日,双方达成《离婚协议书》,约定A公司的经营发展由C公司的经营发展需要决定,具体经营方向由双方另行协商。被告在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未经公司股东会和董事会讨论与通过,于2010年9月19日注册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第三人B公司,该公司股东为被告(占80%股份)、马向东(占10%股份)、刘伟(占10%股份),被告担任公司执行(常务)董事、马向东担任公司监事。第三人A公司和B公司经营范围存在重合,两家公司有竞争关系,损害了A公司的合法利益。

原告认为被告在担任A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同时自营与A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公司,且以A公司和C公司的资质为B公司宣传拓展,其为B公司盈利的同时损害了A公司的合法利益,其行为完全背离了一个职业经理人所应具有的勤勉忠实义务。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经营第三人B公司;被告经营第三人B公司的全部收入100万元归A公司所有。

被告辩称,A公司股东只有原告和被告,双方原为夫妻关系,夫妻名下还有C公司、顺达公司,被告并非原告所说的“职业经理人”,也并非公司法意义上受董事会聘请的高级管理人员。原告与被告离婚后,A公司于2010年9月1日作出股东会决议,一周内对公司进行清查审计、评估,公司归一人所有或解除、注销公司。会议的核心内容是两股东不再合伙经营A公司,由一方单独经营或解散公司,被告的董事长或总经理职务已经名存实亡。被告是考虑到A公司即将解散,才借钱与他人合资设立B公司。因原告的恶意破坏,原定的A公司审计无法进行,只能勉强经营下去。然而,2010年9月10日原告带人到A公司闹事后,银行提前收回对A公司的贷款,导致A公司资金链断裂,被告不得不退租原办公楼,辞退一些工作人员,迁至现注册地址。因为A公司尚存续,B公司把经营重点放在产品和软件的开发与销售上,A公司有施工资质,可以从事工程施工业务,但B公司不行。虽然B公司有较大的产品销售量,但实际利润少至今未向股东分红,被告经营多年称只有投入,没有收入。原告一系列抢占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A公司至少在2010年9月就陷入了股东僵局,股东也作出了分割公司的决议,原告已向法院起诉要求解散A公司,其要求被告停止经营B公司的要求应不予支持。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查明发现,第三人A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兴办实业(具体项目另报)、电子产品、电器的技术开发、系统的集成与销售、国内贸易(不含专营、专控、专卖商品及限制项目)、经营进出口业务(法律、法规、国务院决定禁止的项目除外,限制的项目需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B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电子产品、多媒体通信设备、智能化系统的技术开发、上门维护与销售其他及其他国内贸易(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规定在登记前须经批准的项目除外)、电脑图文设计、视频图文软件开发、通信工程、建筑智能化工程(取得相关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资质证书后方可经营)、计算机系统集成、兴办实业(具体项目另行申报)、经营进出口业务(法律、法规、国务院决定禁止的项目除外,限制的项目须取得许可后方可经营)、电子产品的生产(由分支机构经营)、提供民用无人机遥感、巡护服务”,2010年10月8日,原告与被告就离婚协议中财产分割的落实问题召开会议,并形成会议纪要。在此次会议前后,双方多次发生矛盾冲突。第三人A公司和B公司均主营安防业务,却有重合内容。2012年9月14日,原告通过邮政特快专递方式邮寄了一份《提请诉讼函件》,邮件收件人为A公司监事宋媛,因原地址查无此人及迁移新址不明而被退回,邮件内为一份《关于提请对马玲、马向东提起诉讼的函》。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公司法的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不得利用职务便利在公司以外从事与公司利益相冲突的商业活动,本案中,被告是竞业限制的适格主体,虽然A公司与B公司的经营范围不相一致,但实际主营业务存在完全相同及同类内容,认定被告违背了公司忠实义务,确应停止竞业行为。对于工资收入所得,因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包含工资表在内的、可反映被告在B公司任职期间具体收入的证据,所以参照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深圳地区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并适当考虑被告所担任的职位级别,计得原告所主张的、被告从B公司成立之日起至2013年5月31日期间的工资收入为47万。故法院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部分予以支持。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百四十九条,判决被告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第三人A公司归入收入470000元;驳回原告其余请求。

一审判决后,马玲认为一审法院仅凭登记的经营范围,认定马玲违反公司忠实义务,认定证据明显不足;一审法院违反法律规定,免除吴昊的举证义务,在没有证据也没有法律授权的情况下,推定马玲从B公司取得47万元是滥用职权。马玲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被上诉人则请求法院支持马玲停止经营B公司的诉讼请求。

结论: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A公司经营的业务不仅限于安防工程施工,还包括安防新产品的开发等。B公司经营了与A公司同类的业务。马玲提出的其安排B公司经营的安防新产品及软件的研发生产业务,与A公司业务不属于同类业务的上诉理由,不符合事实。A股东马玲、吴昊于2010年9月1日召开股东会,决定保持A公司正常经营。马玲作为A公司的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违反竞业禁止义务,依法应将所得收入归入A公司所有。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