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许某与A公司、吴某、彭某、顾某等公司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09:50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4)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06号

裁判观点: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基本案情:

1997年被告吴晓明告知原告许冬,被告深圳市A公司发行100万股内部筹资股票,邀原告认股8万股,认购价26000元。经双方商谈,被告吴晓明到原告家里收取现金26000元,并向原告出具了《深圳市A公司股东内部认股缴款单》。2001年7月6日,被告吴晓明要求原告追加投资2880元,被告周阳收款后出具了收条。2012年下半年,原告打电话给被告吴晓明查问情况,被告吴晓明不愿说明情况,原告遂委托律师调查与发函。被告收到律师函未作回复。原告起诉至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案号为(2013)深福法民一初字第192号,要求被告吴晓明退赔认购股票款,被告吴晓明答辩称款项已交给了A公司,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以原告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原告的诉请。原告上诉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案由有误,建议原告撤回诉讼另行起诉,原告遂申请撤诉。

原告认为,被告A公司已于1999年12月23日因未申报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被告A公司的股东未依法履行清算义务,被告A公司的资产被被告吴晓明带走投资另一家公司,损失殆尽。被告A公司现无办公场所,没有任何资产。被告A公司收取原告的认股股票款,并无给原告任何权利凭证,应当退回款项并赔偿原告利息损失。被告A公司的股东在被告A公司吊销营业执照后,未在法定期限进行清算,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财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原告请求判令:一是被告A公司偿还原告28880万元及赔偿利益损失(自19997年3月14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息利率计算,暂计4万元);二是被告吴晓明、彭文斌、顾国、廉广、钱辉和周阳对被告A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吴晓明、彭文斌、顾国、廉广、钱辉和周阳辩称,原告是被告A公司的隐形股东,不是A公司的债权人。因被告A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与案外人鸿波公司一致,而原告作为鸿波公司的总工程师,不方便在被告A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出现,所以将原告购买的股权挂在原告儿子许浩名下。被告A公司设立后各股东均未实际出资,公司成立后,原告按照0.325的比例缴纳了其认缴的8万股所对应的出资额26000元,原告才是被告A公司实际上的股东。因为原告不是被告A公司债权人,也就无权依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要求被告A公司的股东承担未依法进行清算的责任。即使原告是债权人,现在提起诉讼也超过诉讼时效。

法院查明,1997年3月14日,原告与被告吴晓明签署了一份《A公司股东内部认股缴款单》,里面规定股东在认购股票后五年内,无论何种原因退股(含自愿、辞退),最多只能退还本金,如五年内股东能在公司一直从事工作(含顾问),则自交款之日起,五年期满后正式转为永久股东。2001年7月6日,被告周阳向原告出具了一份《收条》,内容为:兹收到许冬同志交来投资款2880元整(用于还李可欠款20000元中的14.4%)。被告A公司成立于1996年10月8日,注册及实收资本均为100万元,股东包括吴晓明、周阳、顾国、钱辉、廉广、彭文斌及第三人徐浩,法定代表人为被告吴晓明。根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的商事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显示,被告A公司于1999年12月24日被吊销营业执照。

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结论:

法院不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

原告分别于1997年及2001年向被告A公司缴纳出资款,则被告A公司应当在收到款项当时或最迟按认股缴款单有关“五年期满后正式转为永久股”的约定,于2002年或2006年前履行向原告签发出资证明、将其姓名记载于股东名册并登记于公司登记机关的法定义务。在本案中,原告对其是否为被告A公司的股东情况怠于过问,并未尽到其合理且应有的注意义务,直至2012年才以律师函方式向收款人被告吴晓明、周阳两人主张退回出资款,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丧失了相应的胜诉权。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