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袁某与洪某离婚后财产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10:45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5)深龙法坂民初字第123号、(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4651号、(2016)粤0305民初3863号、(2017)粤03民终1427号、(2017)粤03民再145号、(2017)粤0307民初3312号、(2017)粤03民终15679号

裁判观点:

双方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经审查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

基本案情:

原告袁丽与被告洪涛于1986年1月16日结婚。2010年6月,原告以感情破裂、再无和好理由向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2011年11月15日签订《离婚协议》,并于当日办理离婚手续。原告在离婚后发现财产分割中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起诉。

原告诉称,2014年10月,原告从一知情者处获得与被告相关的《股权转让意向协议》、《股份转让协议》及一些银行转账汇款单,得知被告在与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受让第三人A公司股份83.2万股,受让价166.4万元。根据《股权转让意向协议》,被告早在2010年8月21日便与A公司股东吕泰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早已有受让该公司83.2万股的意向。后于2011年1月10日正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于2011年4月6日、4月7日、4月8日分三次支付股权转让款166.4万元。被告从签订协议到支付款项均是在婚姻存续期间。被告离婚时声称《离婚协议书》第二条中列明财产即是全部夫妻财产,对于本案所涉及财产只字未提,隐瞒原告至今。被告在离婚时隐瞒其持有涉案财产的事实,试图隐瞒共同财产,依法应当少分或不分。原告向法院请求:1、依法分割被告持有的A公司股份,原告分得该股份的70%(每股据合同约定价暂以人民币2元计算,即83.2万股暂计166.4万元,70%为116.48万元);2、被告给付原告上述请求股份等额价款或配合原告将股份变更到原告名下;3、第三人配合原告将股份变更到原告名下。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撤回了增加的诉讼请求:“依法分割被告持有的B公司股份,原告分得该股份的70%(暂计12万元,70%即8.4万元)”该项诉讼请求。

被告辩称,被告在与原告的婚姻存续期间,客观上没有可转让的夫妻共同财产,主观上也没有非法转让夫妻共同财产的动机。被告受让A公司股东股份的款项是通过向朋友借入“过桥资金”的形式获得的,而非婚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

第三人A公司辩称,原告因离婚纠纷将本公司列为应诉主体、传唤人、举证人乃至第三人的行为是错误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本公司作为一家永续经营的股份制公司,股东取得公司股份的资金来源是否合理、合法,由股东自己负责;如本公司股东存在民事纠纷,一经法院终审判决生效,原告可持判决书,在本公司注册登记的工商登记机关办理股份变更,从而成为公司的新股东。如原告执意将其起诉,根据属地原则,也应向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原告对公司诉讼行为,已经构成对公司名誉的损害,本公司保留对原告诉讼行为给本公司造成声誉损失的进一步追索权利。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与A公司股东吕泰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所转让的股份,在第三人A公司的股东资料和工商登记中,没有被告的股东名字,该转让行为,属于私下转让。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与第三人转让的股份由于在第三人A公司的股东资料和工商登记中,没有被告的股东名字,该转让行为,属于私下转让。故原告要求进行股份变更,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但被告为取得在第三人公司的股份而支付的转让款166.4万元,无证据证明系被告的借款,故该款应推定为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应由双方共同分割。被告在离婚时隐瞒上述财产,原告诉请予以分割,本院予以准许。本案各方并未申请对股份的现有价值进行评估,本院按照被告受让时的股份价值予以分割。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洪涛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股份转让款166.4万元中的50%即83.2万元给原告袁丽;二、驳回原告袁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被告洪涛认为其能否获得原审第三人的股权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其对该部分股权仅仅具有一种期待性的权利,该股权不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被告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2015)深龙法坂民初字第123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改判上诉人无须向被上诉人支付83.2万元;3、判令被上诉人承担全部原审诉讼费用及上诉费用。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提交的招商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能够证明其关于借用案外人曾光辉60万元“过桥资金”,通过“借款后再返还”的方式支付A公司法定代表人吕泰166.4万元股权转让款的事实。《股权转让协议》系洪涛、袁丽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签订,该协议关于吕泰转让给洪涛的83.2万股公司股份并无限制条件,根据洪涛的陈述,其实际已通过“借款后再返还”方式支付了股权转让的对价;同时,美佳新材料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了诉讼,其一审时确认洪涛为其公司股东,持有83.2万股该公司股份。因此,本案能够认定洪涛对上述股份拥有权利。至于洪涛上诉时提及其与吕泰于2014年5月10日签订了《股权转让补充协议》,该证据二审逾期提交并无正当理由,且以上事实发生在双方离婚后,不能作为确定本案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的依据。根据查明事实,洪涛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83.2万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因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洪涛以夫妻共同财产实际支付了转让款166.4万元,原审法院将166.4万元予以分割明显不当,鉴于双方无法就洪涛持有的股份价值达成一致意见,法院按市场价分配确有困难,故按股份数量以1:1的比例进行分割,袁丽关于洪涛配合其变更登记及第三人配合变更的诉讼请求本院暂不予支持,其可在条件成熟时另循其他法律途径解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判决:一、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5)深龙坂民初字第123号民事判决。二、确认上诉人洪涛持有A公司股份41.6万股,被上诉人袁丽持有A公司股份41.6万股。三、驳回被上诉人袁丽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上诉人洪涛其他上诉请求。

后袁丽持上述民事判决书,多次要求洪涛任职公司对其持有的股份份额进行过户登记,洪涛任职公司得知袁丽要求过户登记的情况后,让洪涛将股份转让款全部支付到位,其于2016年3月22日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转让方支付了全部股份转让款。原告洪涛认为被告袁丽已获得50%的激励股份,则其应承担激励股份的转让款的一半。洪涛提起诉讼,请求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决:1、确认股份转让款166.4万元为原、被告的共同债务;2、被告支付原告83.4万元。

被告袁丽辩称,一、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夫妻共同债务。二、无论原告主张的夫妻共同债务是否存在,均已超过法律规定的两年的诉讼时效,不应受到法律保护。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案号为(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4561号民事判决已确认原、被告各持有原告所任职公司41.6万股的激励股份,该民事判决已于2016年1月8日生效,原告于2016年3月22日向案外人吕泰支付166.4万元,该行为与被告无关联。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要求确认股份转让款166.4万元为原、被告的共同债务、要求被告支付原告83.2万元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洪涛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法院判决: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股权转让款166.4万元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共同债务且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支付83.2万元;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主张的股份转让款已由本院(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4561号民事判决分割,且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发生在其与被上诉人离婚之后,股份转让款已经作为离婚后财产由法院的生效判决加以分割,不应再作审理,上诉人的上诉意见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上诉人洪涛不服二审判决,提出再审申请,法院依法受理。

本案再审认为,洪涛与袁丽在民政部门登记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第三条约定“夫妻双方无共同债务”,该条款对洪涛与袁丽均具有约束力。且在袁丽起诉洪涛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中,尚未主张存在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洪涛在本案中主张尚存夫妻共同债务未偿还,与其之前在《离婚协议书》的意思表示及其在上述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中的陈述明显相悖,有违诚信原则。在已判决一半股权归袁丽之后,洪涛未与袁丽协商即自行向吕泰支付全额股权转让款,也与常理不符,且袁丽对此不予追认。故再审申请人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本案再审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4651号生效民事判决,确认原告袁丽持有第三人A公司41.6万股股份,且写明“原告关于洪涛配合其变更登记及第三人配合变更登记的诉讼请求暂不予以支持,其可在条件成熟时另寻法律途径解决”。袁丽得知A公司已在新三板上市,被告洪涛所受让股份均已登记在其名下被公开披露,涉案股份变更登记的条件已经成熟,且袁丽得知A公司于2016年6月16日进行股利分配,每10股派现1.5元。2016年9月6日,A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2016年半年度权益分派方案,方案确认A公司以增股形式向全体股东分红,每10股转增10股。原告袁丽为维护自身合法利益,提起诉讼,向法院请求:1、两被告配合办理被告A公司股份变更登记,将被告洪涛名下41.6万股股份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每股暂以受让价2元计算,41.6万股暂计为83.2万元);2、两被告向原告支付股东利润62400元;3、两被告将原有股本转增的股份41.6万股给付原告,并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每股暂以受让价2元计算,41.6万股暂计为83.2万元)。

被告洪涛认为其所持有的被告A公司已经在中国证券登记公司登记备案,原告可依判决自行划转股份,原告要求被告协助处理没有法律依据;分红款是在判决生效后取得,原告无权利主张。

一审法院认为,自然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公司股份及分红收益。

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被告洪涛受让股份、转增股份及股份分红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依法应予均等分割或等条件成就后均等分割。现条件已经成就,两被告理应协助原告办理股份变更登记手续,法院判决:一、被告洪涛、A公司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协助原告袁丽将被告洪涛名下的被告A公司股份41.6万股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二、被告洪涛、A公司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协助原告袁丽将被告洪涛名下的被告A公司转增股份41.6万股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三、被告洪涛须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袁丽股份分红62400元。四、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被告洪涛、A公司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提起上诉,请求法院:1、改判两上诉人无须协助被上诉人办理股权变更;2、改判上诉人洪涛无须向上诉人返还股份分红款;3、被上诉人承担全部原审诉讼费。

结论: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二审法院认为,原审认定83.2万股股份转增的83.2万股股份及分配的2015年度的分红的一半归被上诉人袁丽所有,处理正确。上诉人洪涛以2015年度分红产生于前述生效民事判决作出之后为由拒绝分割,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依据上诉人A公司公布的2015年度利润分配情况认定其获得分红款1248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两上诉人关于没有协助义务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费用承担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洪涛关于其不承担保全费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