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郭某与阮某离婚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10:48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08)深南法民一初字第1528号、(2009)深中法民一终字第1364号、(2010)深南法民一初字第235号、(2010)深中法民一终字第1082号

裁判观点:

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基本案情:

原告郭丹与被告阮威均是离异后再婚,原告再婚前生有一子刘星河,被告再婚前生有一子阮涵。原、被告认识后于2006年9月28日在南山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未再生育,刘星河和阮涵与原被告一同生活。因夫妻双方矛盾太大,感情破裂,达不成协议,遂起诉离婚,对夫妻共同财产和债务进行分割。

原告诉称,被告婚后不再工作,多次打骂原告,原告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曾报警救助,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招商派出所多次出警处理,对被告阮威进行批评教育,但被告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砸坏原告的车辆,甚至将原告及其儿子赶出家门。婚前被告隐瞒真实情况,骗取原告的信任,双方本来就没有多少感情基础,至今更是恩断义绝,毫无共同生活的可能性。原被告结婚后,两人共同购买了23G号的房产,登记在原告名下。购房后每月的供房款均由原告承担,现该房价值为人民币785985元,另被告用原告婚前财产向华夏银行抵押贷款人民币23万元,该笔款项由被告控制炒股,现账户余额为人民币10万元,以上为夫妻共同财产。购买23G号房产尚欠按揭贷款人民币57万元,华夏银行贷款人民币23万元,为购买23G号房产原告出资25万元、被告出资8万元,合计共同债务为人民币113万元。除此之外,登记在原告或被告名下,或由原告或被告实际持有的财产均为各人的婚前财产或债务,不需要分割。被告将所贷人民币23万元炒股并获利人民币13.0158万元,已被被告占为己有,该炒股款项应按人民币36.0158万元进行分割。原告请求法院判决:1、准许原告郭丹与被告阮威离婚;2、均等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

被告辩称,1、其同意与原告解除婚姻。结婚前原告处心积虑,要求其将在深圳购买的所有房产均写在其一人名下。婚后,因去江西出差,被告将深圳发展银行的储蓄卡交给原告去交15.7万元的房款。从2007年至2008年7月8日,原告为了不给被告的孩子支付在深圳读书的择校费和借读费,经常与其吵架,并强制其写保证书及在保证书上按指模。2007年9月份,原告要求被告辞职回深圳,否则起诉离婚,被告才辞去工作,转行做地产和贸易生意。2、夫妻共同财产和债务应均等分割。婚姻存续期间原、被告共同财产如下:(1)23G房产。其中定金人民币2万元和房款13.7万元是刷被告在深圳发展银行开立的银行卡支付的,人民币985元是刷原告在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卡支付的,契税12302.67元是原告用被告已销户的招行信用卡的附属卡支付的。盖房的装修款9500元是用被告在中国建设银行的信用卡支付的。(2)19H号房产。该房是由原告和被告同事王丽于2007年7月30日共同购买,登记价为219339元,实际购房价为604814.54元,原告承担首期款为122407.27元,包括定金2.5万元,首期款、扣水电押金人民币1万元(由被告支付),首期监管7万元,中介及评估、按揭费9475元,公证费339元,税及手续费7592.27元。该房按揭贷款人民币36万元,月供人民币2379.93元,原告与案外人王丽各付一半。(3)18H号房产。该房产于2007年10月18日和10月30日分别向华夏银行自助贷款23.8万元,用于投资原、被告所开设的广发公司、炒股和家庭日常费用,并已全部亏空。(4)投资广发公司的注册资金为50万元,原被告各出资一半,截止2008年7月,亏损人民币172310.66元,亏损部分为被告用现金支付。(5)汽车一辆,价值人民币13.5万元,登记在原告名下。综上,总计共同财产人民币208.133681万元,共同债务113.035123万元,差额为95.098558万元。被告主张,请求法院对原、被告上述财产和债务进行均等分配,双方孩子各自抚养。

一审法院查明,2006年9月28日,原、被告在深圳市南山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双方曾因家庭琐事多次发生争吵,并动手打架。2006年9月28日,原被告共同出具了一份《郭丹婚前财产证明》,2007年4月24日,被告向原告出具了《承诺书》,2008年7月8日,原被告签订了《婚前婚后财产约定》、《保证书》。婚后,原告与案外人吴龙、房地产公司签订《房地产经纪合同》,约定原告以人民币80万元将其所有的16F房产卖给吴龙。2006年11月6日,原告购买了23G房产,并于2007年6月20日办理了房地产登记手续,权利人为郭丹。在原告提交的从2006年12月20日至2008年4月18日期间购买装修材料的收据及装修费收据,其中有被告的刷卡存根。2006年12月13日,原告向案外人购买702号房产。2007年1月19日、1月23日,原告从其广发行账户、招行账户转出10万元借给其弟弟郭超。2007年6月14日,原告与案外人何珍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以78万元将龙城花园22号702号房产出售给何珍。在该房产的买卖过程中,原告收益28.2万元,被告在答辩过程中表示放弃对该房产增值部分进行分割的请求。2007年7月5日,原告转给被告10万元。2007年6月16日,原告购买了小轿车一辆。2001年7月7日,原告与案外人朱同、中原公司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朱同购买18H房产。2007年10月9日,被告向华夏银行以华夏卡自助贷款的方式借款人民币238000元,截至2009年4月13日,该笔贷款本金尚未归还,尚欠利息人民币18510.51元。2007年7月7日,原告与案外人林明、中原公司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购买19H号房产。该房产于2007年8月2号过户至王丽及原告郭丹名下,两人各占50%的产权,登记价为人民币219339元。2007年8月20日,原告郭丹向招行办理二手房消费抵押贷款,就上述房产贷款人民币36万元。2007年8月9日,原、被告各出资人民币25万元,设立了广发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郭丹。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享有婚姻自由。双方经调解无效,故认定原、被告感情确已破裂,原告起诉离婚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原、被告婚后未再生育子女,双方均同意各自婚前所带的子女由各自抚养,对此予以确认。本案原、被告在结婚当天即以书面的形式约定原告的婚前财产,被告称该约定是在双方吵架时原告要求其写的。在正常情况下,双方于结婚当天即发生争吵的可能性不大,在当天作出的约定多可真实的反映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同时,此约定内容在被告向原告出具的《承诺书》、原、被告签订的《婚前婚后财产约定》中均有提及,且被告在诉讼中亦自认原告婚前确有一套房产,故对原告提交的《郭丹婚前财产证明》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原告因房产出售而产生的资金流转过程中获利人民币28.2万元,被告放弃对增值部分进行分割,此系被告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应予确认。对于原告婚前所有的人民币10万元的个人财产,根据原告提交的转账凭证,其于2006年10月9日即婚后第11天向被告在深发展的账户上转入人民币10万元,原告并称此系其婚前的人民币10万元,对此予以确认。原告在本案中并未提出涉及该笔款项的诉讼请求,故对该款项不予处理,因23G号房产购买于原、被告结婚之后,并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故对于原、被告提出的对该房产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的请求予以支持。2007年4月24日的《承诺书》中虽提到装修费用是用出售房产的余额支付的,但房产实际出售于2007年6月,原告对此没有合理解释;同时,原告并无相关的账目明细证实这些费用是用其个人财产支付,故认定装修费用系用原、被告共同财产所支付。根据被告的就业、收入及已于2006年10-11月为购买23G号房产支出人民币157000元的情况,在购买18H号房产时,原告有足够的个人财产支付上述人民币6万元,而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在当时其有经济能力向原告转账人民币10万元,故采纳原告的主张,认定18H房产是原告用其个人财产购买,属于原告的个人财产,故对被告要求分割18H号房产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告要求将贷款人民币238000元及该贷款炒股收益人民币130158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对于原告向招行托管的人民币7万元,从2007年7月30日向原告郭丹招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可以看出,该人民币7万元先是以现金的方式存入后再托收支出的,而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该笔人民币7万元的款项是其婚前财产。故认定原告购买19H号房产所支付的10.5万元来源于夫妻共同财产。因该房产仅有一半产权登记在原告名下,故其一半价值人民币28.5万元为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一半的贷款本金人民币175101.95元为夫妻共同债务。对于汽车,原告主张购车款是用其弟弟郭超归还的借款支付的,但原告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此款项确实来源于郭超的还款,故认定汽车为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对于广发公司,其公司资产及经营所产生的收益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经营所产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在诉讼中,双方在广发公司上面达成一致,此系双方当事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于法无悖,予以照准。对于原告的股票账户内的资金,无论在时间上,还是资金流向,该账户内炒股所用的资金均来源于案外人邓芬,故对原告所称其向邓芬借款人民币10万元炒股的主张予以采信。因原告已将通过该股票资金账户炒股的资金用于归还对邓芬的债务,截至2009年4月13日该账户余额为零,被告亦无其他证据证明该账户炒股的具体收益,故被告要求分割原告股票账户内资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另外,被告还主张分割约人民币1.2万元的地铁赔偿款及合作开餐厅的亏损人民币1.6万元,但被告对其是否存在并未举证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被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的规定,判决:一、准予原告郭丹与被告阮威离婚;二、原告之子刘星河由原告抚养,被告不承担抚养义务;被告之子阮涵由被告抚养,原告不承担抚养义务;三、23G号房产归原告所有,该房产未归还的按揭贷款由原告负担,原告补偿被告人民币153596.7元;四、19H号房产的50%的产权归被告所有,该房产未归还的50%的按揭贷款由被告负担,被告补偿原告人民币54949元;五、汽车归原告所有,原告补偿人民币30000元;六、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产生的共同债务256510.51元,由原告负责偿还,被告将其所负担的人民币128255.23元支付给原告;七、上述三至六项相抵后,原告仍应于判决生效十日之内补偿被告人民币392.47元;八、广发公司归被告所有,其一切资产负债由被告承担,原告不再承担该公司的任何债务;九、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十、驳回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被告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楚,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四、五、七项;2.改判23G号房产归上诉人所有,该房产未归还的按揭贷款由上诉人负担,上诉人不需要补偿被上诉人任何款项;3.改判19H号房产的50%产权归被上诉人所有,该房产未归还的50%的按揭贷款由被上诉人负担,被上诉人补偿上诉人人民币54949元;4.改判汽车归上诉人所有,上诉人无需补偿被上诉人任何款项;5.判决702号房产售后增值部分的一半人民币141000元由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并确认该房的部分房款人民币48800元系夫妻共同财产支付,并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人民币24400元;6.确认用于购买18H号房产的款项中有人民币6万元系夫妻共同财产支付,并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人民币3万元;7.判决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2009年3月23日从股票账户转出人民币86699.68元的一半;8.判决被上诉人支付领走的地铁施工补偿给广发公司的款项人民币11676元。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申请人阮威因离婚纠纷一案,对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11月16日作出的(2009)深中法民一终字第1364号民事判决财产分割部分不服,再审申请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错误,提出再审申请。阮威称离婚判决生效后,其发现郭丹在离婚时对以下财产未提出分割请求,并将该部分财产隐匿,郭丹的行为已严重侵害了他的合法权益,故其起诉向法院请求判令:1.郭丹向阮威支付婚后投资702号房转卖后所取得的增值款282000元;2.郭丹向阮威支付18H号房的租金61600元;3.郭丹向阮威支付19H号房的租金29700元;4.分割郭丹在离婚期间转移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银行存款206000元。因阮威在(2008)深南法民一初字第1528号案件中,已明确表示放弃对该房产增值部分进行分割的请求,是阮威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根据“一事不再理”的原则,本院对于阮威再次起诉要求对上述增值款282000元进行分割,于法无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阮威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其所主张的租金有可供分配的余额,法院对其要求分割18H、19H号房屋的租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存款,款项存取款记录连贯清晰,可以相互印证并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故法院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在此次诉讼中,郭丹提出反请求:1.分割阮威转移的银行存款231000元;2.阮威返还给郭丹婚前财产100000元。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共同生活有一定数额的款项支出应属合理,对郭丹主张阮威转移夫妻共同存款231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于返还郭丹婚前财产10万元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原告(反诉被告)阮威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反诉原告)郭丹返还100000元。

宣判后,上诉人阮威不服原审判决,认为一审查清的事实与判决结果相矛盾,判决效果于法无据,认定事实不清,提起上诉。

结论:

二审驳回起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

上诉人阮威从被上诉人郭丹转让用其个人婚前财产购买的702号房所得款中分得15.25万元的收益。而转让该房的增值款为28.2万元,上诉人阮威从中得到的财产价值已超出增值部分的50%。因此,对于上诉人再次要求分割该房的增值款的请求应予驳回。上诉人要求分割房屋租金的请求,未有证据证明有可供分割的租金余额,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分割银行存款的请求,被上诉人提供了充分的证明,虽提供证据的时间已超过举证日期,但该证据足以证明事实真相,如不审理该证据可能会导致裁判明显不公,因此审原采纳该等证据,符合法律的精神,原审作出的处理正确。关于返还被上诉人婚前个人财产的问题,原审对此处理正确。综上,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本院予以维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