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潘某与晁某离婚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10:51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0)深南法民一初字第608号

裁判观点:

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离婚后,另一方发现有上述行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基本案情:

原告潘怡与被告晁天鸣与1996年5月8日登记结婚,1999年1月8日生育一子晁博朗。原、被告在人生价值及家庭责任的理解上已产生重大分歧,夫妻感情破裂,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向法院起诉离婚,就婚姻期间财产分配和婚生子抚养权归属引发争议。

原告诉称,2001年4月20日,原、被告为购买3B房产(购买价1004893元),向工商银行贷款700000元,每月需归还按揭款7000多元。自2003年起,被告以外出经商为由常年在重庆等地工作及生活,疏于照顾家庭,家庭的日常开销及每月约12000元的供楼款由原告独自承担。期间,被告多次向原告借款用于归还信用卡或炒股。原告生活压力巨大,被告依旧我行我素。原告请求法院判令:一、准许原、被告离婚;二、婚生子晁博朗归原告抚养,被告按每月3000元的标准一次性向原告支付抚养费人民币543000元(自2002年12月原告独自抚养儿子之日起暂计算至儿子18周岁之日止,共181个月);三、3B房产及车位(评估价值为5526315元)归原告所有,原告补偿被告1657894.5元;四、以下已由被告转移的夫妻共同财产归原告所有:1、被告于2006年6月私自出售1022房后转移的出售款467336元;2、被告于2009年7月出售帕萨特小轿车后私自转移的售车款78000元;3、被告于2010年6月私自用作抵债的9号房产,该房产扣除银行贷款余额80000元,剩余价值为250000元;4、被告从股票账户转移资金额697900元;五、依法分割以被告名义在人寿保险公司投保的两份保单的现金价值95334.23元;六、依法分割被告银行存款4460元;七、被告向原告归还借款275647元;八、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02年12月起至2011年6月还清贷款之日止因原告独自归还3B房产购房贷款债务的50%即391200元,以及支付因原告独自承担该房产的物业管理费、水电费等费用的50%约为57000元(暂计至2012年6月);九、被告向原告母亲借款30000元属于被告个人债务,该债务由原告归还,并从被告应分得的夫妻共同财产中扣除30000元;十、原告因家庭开支所需向李梅借款117109元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原、被告共同偿还。

被告辩称,一、请求判决被告与原告离婚;二、被告抚养孩子,原告不用支付抚养费。理由是原告经常在家甚至是公共场所大吵大闹,并有家庭暴力行为,对儿子造成了不良影响;其次,被告父母学历高,关心爱护孙子,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成长,也方便学习辅导;三、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1.关于15栋房产、车位,被告要求竞价取得,且愿意加价30万元取得房产和车位。2。结婚多年,被告在患严重糖尿病情况下,把赚来的钱交给原告保管,原告还以“弃养家庭”为由要求多分财产。原告还背着被告于1999年购买了2201房产,为隐蔽该房产,12年来一直不办理房产证。提起离婚诉讼后,原告与其工作单位串通,转移价值400万元的房产。起诉前,原告将存款140余万元转移到其父亲名下,把另20万元存到儿子名下。在诉讼中,又将黄金变卖,将款项13.7万元转移到其妹妹潘迪名下,不择手段的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四、关于转移财产问题,1、1022房,系被告全额出资,被告于2006年6月在无力偿还贷款后将该房出售,并告知原告。售房所得款467336元中,被告将100000元交给原告,其余部分用于被告公司经营及日常生活消费,故无法进行分割。2、至于卖车,更是无奈之举。信用卡的消费欠款必须偿还,银行催欠,被告向原告“借”不到钱,被告只好出售该车偿还欠款。出售该车前,被告事先曾告知原告,被告售车财产偿还夫妻共同债务,原告主张的被告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毫无法律依据。3、关于9号房,该房产系被告父亲借被告名义购买,并由被告父亲全额出资,该房已被法院强制执行,归案外人所有。自2004年6月8日9号房购房合同签订至2005年10月20日抵债协议签订,期间被告从未付过9号房产的首期款、税款和按揭款;原告对借名买房和买房抵债均已知情,9号房2005年即被抵出,原告再要无中生有提出异议,也已经超过诉讼时效。4、原告所称被告从股票账户转移资金697900元完全与事实不符,其数字“697900”系利息积数,不是股票价值。五、原告所主张的以被告名义购买的人寿保险及被告名下在中国工商银行的存款被告同意按保单现值及存款余额分割。六、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第七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1.借款证明中的136307元对照附件可以看出,所涉及的项目均为夫妻共同生活或经营支出,被告的收入也交回原告,收支差额为36307元,不是136307元,原告无权要求偿还;2.金额为10000元、3000元的借条,系公司向原告借款,被告作为公司总经理在借款过程中仅为经办者,不是个人私用,不属于个人债务,原告无权要求归还;3、金额为7250元的转账凭证只是夫妻之间的正常资金流动,不是借款,所注明的“借款”是原告事后加注的,是无效的;4、金额45000元的借条,是被告从原告处拿钱用于生活或共同经营,把收入交还给原告后的收支差额,原告无权要求归还;5、金额37783元的支付凭证是原告用夫妻共同财产归还共同债务。七、原告诉讼请求第八项没有事实依据。八、原告诉讼请求第九项与本案无关。九、原告所主张的诉讼请求第十项是不合常理的,原告每月工资收入几万元,根本无须借款生活,如果要借款也是原告个人私人借款,应该由其本人偿还。根据原告30%,被告70%的比例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和均等分配夫妻共同债务,原告暂计应补偿给被告489911.87元。

一审法院查明,原告与被告于1996年5月8日婚,于1999年1月8日生育一子晁博朗。2012年12月15日,晁博朗向法院明确表示愿意与母亲即本案原告共同生活。原告税后月收入17000元。原、被告与华元公司于2002年20日签订《世纪村车位购买协议书》,约定原、被告自愿向该公司购买A189号车位使用权,转让价格为105000元,且该房及车位目前已还清贷款。对于被告从股票账户转移资金,据招商证券营业部出具的《情况说明》,说明“摘要”一栏显示为“批量利息归本招行第三方存管”的为利息积数,不是交易金额,上述交易的摘要栏未显示系“批量利息归本招行第三方存管”,均系显示现金存入或现金取出。

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三条、第十六条,判决:一、准许原告潘怡与被告晁天鸣离婚;二、婚生儿子晁博朗由原告潘怡抚养,被告晁天鸣应于每月5日前支付当月的抚养费,本判决生效当月的抚养费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在征得晁博朗的同意下被告可依法探望晁博朗;三、3B房及A189车位归原告所有,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2763157.50元;四、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原告潘怡9号房售房款141541元;五、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告补偿售车款人民币46800元;六、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民和公司的账户资金人民币86865.62元;七、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原告潘怡招商公司账户资金44.90元;八、原告潘怡投保的人寿公司《康宁终身保险合同》及被告晁天鸣为原告潘怡投保的一生安康保险的一切权益归原告潘怡享有,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35958.08元;九、被告晁天鸣在人寿公司投保的一生安康保险的一切权益归被告享有,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原告潘怡28382.34元;十、被告晁天鸣在工商银行账户内存款42.97元归被告所有,被告晁天鸣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原告潘怡21.49元;十一、原告潘怡在上投公司开设的基金账户内基金归潘怡所有,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6559.74元;十二、原告潘怡的养老保险金全归原告潘怡所有,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晁天鸣38234.15元;十三、原告的住房公积金9633.83元归原告潘怡所有,原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4816.91元。十四、原告潘怡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补偿被告晁天鸣已被转移的银行存款640140元。

结论:

法院支持原告和被告的部分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

经法院多次调解双方感情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法院依法准许双方离婚。晁博朗长期与原告共同生活,其亦表明愿意随原告生活,且其随母生活更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故法院对原告要求孩子归其抚养的诉讼请求予以准许。关于小孩的抚养费问题,综合考虑小孩成长的实际需要、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双方当事人的负担能力,法院酌定抚养费标准为人民币2000元/月,被告应于每月5日前支付晁博朗当月的抚养费,直至晁博朗年满18周岁止。关于3B房及A189车位。该房属于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结合双方的经济状况及该房的使用情况,并考虑到原告抚养小孩的情况,法院认为该房及车位归原告所有,原告应补偿被告上述房产及车位款2763157.50元。对于原告主张分割1022号房出售款事实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主张9号房产系被告父亲出资购买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该房属于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主张被告因此折价返还并少分的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关于帕萨特轿车,属于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虽被告主张其将售车款用于家庭生活及公司经营,但未举证证明,法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名下证券营业部账户中的资产共计173731.25元,因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账户内资产属于其妹妹潘迪所有,故法院认定其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予以分割。关于被告名下招商账户中的资产,被告所主张的上述款项的使用情况基本符合常理,法院予以采信。考虑到原、被告所投保险的属性,法院认为原、被告各自名下的保险权益应当归各自所有,按照保单现金价值50%补偿对方。原告主张分割被告在工商银行账户按2010年7月10日的账户余额分割事实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的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向其的借款275647元,原告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属于其个人财产,而且在借条借据中也没有约定属于被告用于个人经营活动或其他个人事务情形等,故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至于原告主张被告常年在外生活,应当承担自2002年12月起至2011年6月原告独自承担的水电费、物业管理费、房屋按揭款等费用。因上述支出均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法院对原告的主张不予支持。被告主张原告隐匿、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法院予以认可,认定原告转移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起分割。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