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律师网
132 4296 6417

钟某与沈某离婚纠纷

发表时间:2021-04-19 10:57作者:黄华律师来源:原创

案号:

(2013)深南法民一初字第329号、(2014)深中法民终字第1918号

裁判观点: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基本案情:

2007年6月28日,原告钟成与被告沈冰清在湖北荆州市登记结婚,2008年1月14日,原、被告生育一女名钟可馨。2013年4月12日,被告手写两份保证书及一份离婚协议书。2013年4月26日,双方发生矛盾,无法协商,原告就此向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原告诉称,原、被告婚后夫妻感情一般。2007年被告生育前,原告母亲王琪搬来深圳与原、被告一起居住,之后一直留在深圳照顾孩子,孩子出生后,被告以工作忙为由而不尽照顾义务,孩子在深圳一直由奶奶王琪抚养照顾,放假期间则由原告母亲带到武汉与原告父亲钟吉一同生活,孩子与被告长期缺乏必要的交流和沟通,孩子的幼儿园及武汉的街坊邻居都为原告出具了孩子的爷爷奶奶一直以来对孩子教育及生活尽职尽责的证明。2013年4月12日,原告发现被告出轨行为,经原告追问,被告承认并亲自书写两份保证书及一份离婚协议书。同月14日,在原告要求下,第三者及其妻子亦向原告出具了情况说明及书面保证。2013年4月26日,原、被告再起口角,被告拒绝协商,鉴于上述情况,原告认为双方感情已彻底破裂,无法继续共同生活,向法院请求判令:1、判令原、被告离婚;2、原告获得女儿钟可馨的监护权,被告每月定期向原告支付2000元抚养费;3、按原、被告7:3的比例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双方主要的共同财产如下:(1)、701房;(2)、被告个人账户存款余额约9万元,原告个人基金账户余额约5万元。

被告辩称,一、被告认为双方的感情确已破裂,同意法院判决离婚。二、被告认为女儿应由被告抚养,理由:1、从经济方面,原告每月收入只有3千元,该收入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开支,无法给孩子提供优质教育,对小孩的前途不利。而且原告在离婚之后失去了被告的经济支持,在其无法支撑大城市的消费支出后,原告极有可能将小孩交由其父母带回湖北生活,这将使小孩的生活、教育环境发生改变。被告探视不易,小孩长期缺少母爱无疑会造成性格的缺失。2、因为婚生小孩是女孩,情感上与母亲关系更加亲近,更容易沟通,因此与妈妈共同生活对女儿更加有利。3、虽然原告的父母一直在深圳接送小孩,但小孩自从出生之后就一直和原、被告共同生活,因此原告父母的接送在本案当中不能作为原告离婚后取得小孩抚养权的优势条件。三、原告诉求按7:3的比例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没有法律依据,依法应予以驳回。理由:1、虽然双方曾经签订过离婚协议书,但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的规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对双方均没有约束力。2、本案的证据指向该协议是被告在被限制人身自由,被胁迫的情况下写的,不但协议内容显失公平,而且所附的生效条件(两份保证书)都是以限制被告人身自由为前提条件的,故该协议由于约定的内容违法自始就无效,对被告没有法律约束力。3、原告以保证书一作为证明被告有过错的依据,但其一,该保证书明显是原告在无证据证明被告无过错的情况下,为了侵占被告的合法财产而限制被告人身自由,胁迫被告承认一个莫须有的事实;其二,我国法律只有规定对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请求赔偿权,并无法律规定无过错方有权多分夫妻共同财产。四、701房产属于被告的个人财产,原告无权要求分割。原、被告婚前由于收入较低,一直在外租房子住,直至2009年6月,被告父母出资10万元为被告购买了701房产,房产登记在被告名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该房为被告个人财产。五、被告个人账户的款项已被原告全部转走,个人账户中已没有余款。相反,原告的存款及基金应依法分割。原告除了自认的开户于农行账上有6万份基金之外,在该账户上尚有存款2万元。同时在开户于中国银行,户名钟成的基金账户上还有基金8万元,这些都是婚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财产,应依法进行分割。六、被告的专用生活用品应归被告所有。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4月12日,被告所写的《保证书》承认其与第三者王某存在感情纠葛,是过错方,承诺立即断绝与第三者的联系,忠于与原告的婚姻,否则立即离婚,放弃对财产的主张且不再见孩子。《离婚协议书》的主要内容为:1、双方自愿离婚;2、房产归原告所有;3、女儿归原告抚养,被告一次性付清抚养费(每月2000元)至女儿钟可馨十八岁止;4、双方债务自行承担;5、家里所有的物品归原告等。同月14日,王某携妻向原告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及保证》。4月26日,原、被告再次发生争执,被告因此受伤,经福田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同意在得到法院判决前暂时分居,双方互不追究对方的民事责任,此后双方分居至此。原告为海隆兴隆公司员工,其自称月收入为4500-5000元;被告为人寿保险公司员工,庭审中,被告自称月收入为20000元,但根据该公司出具的《收入证明》,其现月度基本工资为6876元。涉及原、被告双方的共同财产如下:1、701房,于2009年6月份购买,登记价为245813元,按揭贷款50万元,每月还贷约3200元,至2014年4月2日止,未还按揭款为418405.79元。2、原告名下银行基金资产余额为50000元;被告名下的股票证券至2013年6月18日资产有15007.43元;3、2014年4月14日,原告从上述案外人王某名下银行卡账户取款50029.4元,该款原为王某代为保管的属于原、被告所有的款项;4、原告名下交通银行账户至2014年4月8日的存在余额为817.98元;被告名下的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存款至2013年6月18日余额为1431.36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原告主张与被告离婚,被告也已答辩同意离婚,证明双方的感情确已完全破裂,经调解无效,应当准许离婚。原告主张抚养小孩,被告在诉讼中已同意由原告抚养,故本院应当准许。关于财产的分割处理问题,被告与婚外男子王某确实存在暧昧关系,是导致双方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但原告因此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多分并没有法律依据,而且原告主张被告存在私下隐藏财产也无事实根据,故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予以平分。

一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7点、第8点、第11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准许原告钟成与被告沈冰清离婚;二、婚生女钟可馨由原告钟成抚养,被告沈冰清于每月1日向原告钟成支付女儿抚养费2200元,至钟可馨18周岁止,第一个月的抚养费被告沈冰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钟成。被告沈冰清在女儿上学期间,每周五可接小孩回家至星期天下午前送回原告钟成处,寒暑假期间被告沈冰清可与钟可馨生活一个月时间,其他具体事宜由原、被告双方另行协商解决;三、701房产归原告钟成所有,原告钟成补偿被告沈冰清875797.11元;四、原告钟成名下银行基金资产余额为50000元归原告钟成所有,原告钟成补偿被告沈冰清25000元;五、被告沈冰清名下的股票证券资产有15007.43元归被告沈冰清所有,被告沈冰清补偿原告钟成7503.71元;六、原告钟成从案外人王某名下银行卡账户取走50029.4元归原告钟成所有,原告钟成补偿被告沈冰清25014.7元;七、原告钟成名下的交通银行账户存款817.98元归原告钟成所有,原告钟成补偿被告沈冰清408.99元;八、被告沈冰清名下的中国银行账户存款1431.36元归被告沈冰清所有,被告沈冰清补偿原告钟成715.68元;九、原、被告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归各自所有;十、驳回原告钟成的其他诉讼请求;十一、驳回被告沈冰清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钟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认为第二项判决不利于孩子的生长发育且不符合最方便原则;第六项判决中的50029.4元,仅剩余3万元债权可以分割,且被上诉人沈冰清存在过错,应当少分;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第六项、第十项;2、701房产归被上诉人沈冰清所有,被上诉人补偿上诉人钟成875797.11元;3、上诉人从案外人王某处收回的50029.4元,应被上诉人要求借给其父亲3万元所形成的债权归被上诉人所有,被上诉人补偿上诉人70%,即85400元;4、被上诉人从其名下农业银行转移隐匿的存款共计126440元归被上诉人,被上诉人补偿上诉人70%,即88508元。

结论:

二审法院判决: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3)深南法民一初字第329号民事判决第一、二、四、五、六、七、八、九项;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3)深南法民一初字第329号民事判决第十、十一项;三、变更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3)深南法民一初字第32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为: 701房产归被上诉人沈冰清所有,被上诉人沈冰清补偿上诉人钟成690797.1元;四、被上诉人沈冰清父母对本案房屋出资的100000元由被上诉人沈冰清负责偿还,上诉人钟成补偿被上诉人沈冰清50000元;五、被上诉人沈冰清向上诉人钟成补偿101720元。

法院认为: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有三:一为涉案房产应如何分割;二为上诉人钟成从案外王某处取走的50029.4元应如何分割;三为被上诉人沈冰清的账户是否存在转移存款行为。关于涉案房产的处理,因双方均不主张该房产的产权,在竞价过程中被上诉人沈冰清以180万元的价格主张该房产产权,故本院确定双方共有的701房产由上诉人沈冰清所有。关于上诉人钟成从案外人王某处取走的50029.4元,上诉人钟成主张其中的3万元已借给被上诉人沈冰清的父亲,但上诉人仅提交了其转账的凭证,未提交证据证明该款项为借款,鉴于本案为离婚纠纷,故上诉人可另外向相关债务人主张权利,故上诉人关于上述3万元应作为债权在本案中分割的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上诉人沈冰清的账户情况,首先,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其所在公司出具的收入证明称其工资账户2013年5月5日的40000元、2013年5月8日的56000元、2013年11月12日的98135.94元为公司发给被上诉人沈冰清的账户明细,上述两笔40000元及56000元的款项实际为被上诉人沈冰清支取的款项,98135.94元实际为被上诉人沈冰清该账户至2013年11月12日的现金余额,上述三笔款项均非公司发放的款项,可信度极低,被上诉人二审提交的其所在公司出具的收入证明与一审提交的内容相冲突,又无其他证据佐证,故本院不予采信。关于2013年5月8日至6月27日支出的45000元,被上诉人作出合理解释并出示证据,本院予以采信。鉴于被上诉人未能对账户中203440元的支出用途作出合理解释,上诉人对该部分款项请求予以分割,理由成立,但上诉人主张上述款项的70%,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
联系我们:
132 4296 6417
首先                  品牌理念                  新闻资讯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微信号:132 4296 6417 手机号码:132 4296 6417 邮箱:hhualawyer@126.com